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本土文化 >> 闽源之地 >> 正文
安泰河边朱紫坊
[来源:建州报 | 作者:林欣 | 日期:2016年8月15日 | 浏览1911 次] 字体:[ ]
    夏日清晨,特地走访安泰河。安泰河总长2个多公里,这是紧依津泰路朱紫坊的一段。
    一从津泰路口安泰桥走进,便感觉明显温差,浓荫匝地,凉风习习。这段安泰河最突出的特点一一夹岸株株古榕,或垂丝飘飘似老者迎客,或虬根劲健若苍龙盘旋,让你即赏心悦目又心静神宁。有一株千年古榕,垂丝已粗如竹竿缠绕树身,裸露出地面的树根如板墙模样,加上树身树枝向天空舒展,大约就是传说中唐朝天复初所植的“龙墙榕”了,钉有一级保护标牌。毕竟是古榕,靠近秀冶里竟有一株在台风天从这岸倒向那岸,成为独木桥,但仍枝叶繁茂。
    行走间,不时想起此处曾如秦淮河般繁华,因古时河通大海,“百货随潮船入市,万家沽酒户垂帘”,《榕城景物录》记载:“唐天复初(901年),为罗城南关,人烟绣错,舟楫云排,两岸酒肆歌楼,箫管从柳阴榕叶中出。”史载唐时闽王王审知曾在此处建造“梧州诸侯馆”,作为福州、建州、汀州、漳州、泉州官员驻扎使节之所。各地高官在此地云集,带动了周边的经济发展和消费水准,一些酒肆歌楼也就逐渐兴盛起来。而“荔枝换绛桃”之凄美传说也以此时为时代背景流传开,而后还传有林则徐在此处遇雨结良缘的故事……
    靠津泰路一侧大部为钢筋水泥楼房,为恢复古韵,政府花大力气修建了长长做旧了的木走廓,有美人靠,还用大片花格木栅栏将所有暴露的空调外机等现代因素遮挡起来,以美化外观。
    朱紫坊一侧稍显开阔,石板路粉墙青瓦,古民居风十足。这是一个可与三坊七巷相媲美的坊巷,名人辈出。且不说它坊名“朱紫”即由宋朝通奉大夫朱敏功兄弟4人皆登仕,朱紫盈门而得名,还有宋参政(副相)陈韡、明内阁首辅叶向高、清湖南布政使龚易图等官宦先后居住于此,更奇特的是居然有萨镇冰、方伯谦海军世家与其关联。方伯谦为济远舰管带,被李鸿章杀于甲午海战战败之后。方家在138年间产生三代10位海军将士;而萨镇冰历任清代海军大臣、民国海军总长(后曾任代理国务总理、福建省省长)。他从日本买回并担任第一任舰长的永丰舰,后来改名中山舰,在1938年抗日战争中被敌机炸沉在长江口。舰长萨师俊系萨镇冰的侄孙,以身殉职。令人感叹,中山舰购于日本而又毁于日本;始于萨家,而又终于萨家!萨家大院还走出了中国现代著名舰船制造专家萨本炘以及萨本述、萨本政、萨师洪等毕业于马尾海军学校的海军将士。此外朱紫坊先后走出福州海军学校校长陈兆锵、澎湖马公造船所所长兼总工陈长钧、海军部轮机少将沈觐宸、福州海军艺术学校校长黄聚华、海军运输舰队司令张日章等人。这个海军的朋友圈真不小,难怪当地要建海军一条街了。甲午风云抗战烽火业已远去,一个朱紫坊,半部旧中国悲壮海军史!
    恢复古民居风貌实为艰难,萨家大院至今为私人住宅,不对外开放。大门外有福州市政府挂的萨镇冰萨师俊故居标识,二重门已破败不堪,隔门缝可见厅堂正中挂着可能是萨镇冰戎装画像。令人敬佩的是萨镇冰为官极为清廉,身居高位的他并没有购置房产,这萨家大院是他族侄萨君豫的,他仅是借居而已。
    朱紫坊的庭院花园有福州特色,与苏州园林相比显得小巧玲珑。清代杨庆琛有《朱紫坊》诗云:“画栏容易夕阳斜,燕子难寻王谢家。朱紫坊前留古巷,芙蓉园里访秋花。相公功业归青史,诗客声名重碧纱。几度津门楼上望,西风暮色噪寒鸦。”如今修复建设已完成的就是著名的芙蓉园,宋参政 (副相) 陈韡、明内阁首辅叶向高、清湖南布政使龚易图等都是此名园先后主人,斯人已逝,名园千古,留下多少恩爱情仇权谋韬略故事传说!“巷陋过颜老去无心朱紫,园名自宋秋来有意芙蓉”。亭台楼阁舞榭雪洞小桥池沼雕栏花窗,引人遐思;古树花草假山奇石,更添雅韵。有意思的是发现有这么一幅对联:“客官寓宦宫富室宽容,宠宰宿寒家穷窗寂寞”,十八字全为宝盖头,勉强读通,但不免过于技巧了些,不知是否有来历。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